会飞的小龙虾

专蹲冷cp,无法产粮没人爱,混吃等死。

屯一个小小的段子

   不是成品,也不知道会不会写,因为我觉得以这种小段的方式再好不过了。




   


    从前,有一个叫做萨尔兹堡的地方,当地民风淳朴,人们安居乐业。当地有一条规矩,就是禁止巫师。萨尔兹堡有一个主教叫希罗尼穆斯科洛雷多(是个驴),他有一位优秀的乐师叫做沃尔夫冈莫扎特(是个天才)。你以为沃尔夫冈只是个天才音乐家么?不!他还是个超级厉害的小巫师,天才的大脑里装满了美妙的音乐和奇奇怪怪的有趣咒语。不过萨尔兹堡这个平静的地方根本就不用巫师的魔法来维持,所以小巫师一直没有被发现。小莫扎特很奇怪,是的,他自己也这么觉得,不然他怎么会喜欢上那个古板严肃,蠢的要死的驴?oh,他一定是脑子坏掉了!他试图用他万能的魔法把自己对他的喜欢消除,反正那个家伙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喜欢他。不过他做不到,因为这个魔法药水需要科洛雷多的眼泪,他搞不到那玩意儿,小巫师很苦恼?不过沃尔夫冈是聪明的巫师,他调制了一小瓶粉红色的药水,那是能够让别人爱上你的神器爱情水!冒粉红泡泡的药水被倒进了科洛雷多的酒杯,他喝下去了。从此以后驴驴就爱上了沃菲,他偷偷地爱,小心翼翼地爱。直到有一天,小巫师的身份被撞破,他要被火烧死。行刑前的最后一晚,小巫师用魔法逃出了监狱。他去找了科洛雷多。他告诉主教,虽然他是巫师,但是他是真的很爱很爱很爱他。他坦白自己对他使用了爱情药水让他爱上自己,可是他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爱他。然后科洛雷多主教笑了,他说他早就知道他的酒杯里被放了奇怪的东西,他说小巫师的潜行能力还不如一只小老鼠。他说,“早在它起作用之前,我就已经爱上你了。”然后他亲亲小巫师的嘴唇,告诉他他不会告诉任何人小巫师在这里,让他带上东西快点逃走。“永远都不要再回来,永远。”主教忧伤地说。小巫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他撑着桌子小声哭起来,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下来。眼泪掉进了一个装着绿水的玻璃罐子,那是可以让人忘记爱的神奇药水。小巫师收拾好了东西,简简单单,只有一个黑色的小盒子。他偷偷跑进科洛雷多的房间,主教在休息,他皱着眉头。这次他没有发现小巫师。小巫师用了魔法,科洛雷多暂时不会醒来。小巫师小心地把药水让科洛雷多喝掉了。小巫师要逃走了,可是他没有成功,被人抓了回来。第二天广场上,小巫师被绑在木桩上,科洛雷多站在阳台看着他被活活烧死了。科洛雷多手里攥着一份乐谱,这是他早晨在床头找到的,这份谱子里装满了沃尔夫冈满满的爱。科洛雷多的确忘记了小巫师的爱,但是他还是哭了。

    故事结束了,但或许故事还可以继续下去?

    科洛雷多躺在病床上,他的时间不多了,明天,或许是今晚他可能就会离开这个世界。空荡荡的病房,窗户正对着的是广场。下午的阳光正好,广场上是可爱的萨尔兹堡的人们。他们或许忘记了那天发生了什么,可是主教还记得,还有那动人的旋律。主教从床上爬起来,他竟然能够不在任何人的帮助下走到窗前。他望着夕阳下的广场和远方。突然,什么东西蹭了他的脸颊,很温暖,很温柔的东西。他抬头看,你猜是谁来了?是他的小乐师,他的小巫师,他的小莫扎特。他伸出手去要够他,结果惊奇地发现手上的皱纹不见了,病服变成了他在任期间常穿的黑色衣服。小巫师拍着翅膀嫣然是个天使的样子。小巫师,oh不,是小天使对他说“嘿希罗,我接您去天堂好不好?”科洛雷多点点头,他握住了沃尔夫冈的手,那段旋律响起来了,去天国的路也不孤单了。

泡了杯蜂蜜百香果,想不到罗宾他掉进去了……

【犹耶】一辆车驶过

三轮车预警。

吸毒酥注意。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r9pzDrBDlQ-lubgxhxo5gQ 提取码:9e1d 
不知道能不能看……

无题 当一辆车行使过路面

⚠️恳请看完这段话再点开下面的链接。

实验用车,新手第一次上路,没有驾照。容易翻车到九霄云外,滚都滚不回来。

涉及盖犹,还有一丢丢耶犹。

⚠️⚠️⚠️ooc预警,犹大弟媳累警告。

弄个链接愁昏了头……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PWaDFKfB2S58AxX07zwEyg 提取码:8a3p 

孤独弱小无助,幼儿园涂鸦风格,呜哇!【捂脸

新年快乐呀大家!今年也要快乐地磕主教扎哇!
还有就是年后上海文化广场见啊!

上课的产物。好啦,我知道质量不高……

抱什么抱!亲他啊!

*上课不专心的脑内产物……
*TFP

“送给你!”竞技场的后门,奥利安把一朵红色的花递到镇天威面前。红色的,分明就是玫瑰。在那个美好的午后,高大的角斗士抱住了那个满脸通红的图书管理员。

“送给你……”威震天将一朵暗红色的玫瑰放在汽车人为擎天柱雕刻的雕像前。从那以后他再也感受不到来自那个红蓝涂装的卡车的火种的跳动。前霸天虎首领用斗篷遮住脸,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。

“咩噶……咩噶……”红蓝涂装的幼生体攥着一片红色的花瓣爬上威震天的胸甲。银白色军机的眼里充满了柔情。怎么会?也许是那天恰好路过那里,恰好看见那个小小的卡车躺在那里,手里握着一朵快谢了的玫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