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飞的小龙虾

喂,你看不见我。

【盾铁 虫绿】MotherFu*k

合作伙伴@谢苗  严重OOC

结婚啦!!!

 

 

【5】

  『他在公园冻了一夜?』Tony听着Friday的报告,『osborn没带走他?』

  『据我所知,sir,没有。』Friday今天还是没有很人性化,『他在您离开后也离开了。』

  『什么毛病他们?』都让他去找他的男票了。

  Tony把最后一片薯片塞进嘴,『那peter现在在哪?』

  『……门口。』

  他把包装包揉成一团,『那开门。』

  

  大白天拍惊悚片?他啥都没干大门就开了。

  stark的门可不是自动门。

  Peter心虚的进了屋。『……Friday?』他小声的叫,『在吗?』

  『当然了,我一直都在。』这傻姑娘还巨大声地回了一句。

『Mr.stark在二楼等你。』

  她还贴心的打开电梯门。

  走进电梯,Peter不安地搓了搓手,估计麻麻又要发脾气了……他什么时候没有发脾气?大概只有和甜甜圈咖啡呆在一起不断工作的时候吧……

  电梯门缓缓打开,Peter刚走出电梯就被飞来的薯片包装袋砸中脑袋。

  Tony的声音应时地响起,『昨天在公园里舒服吗Peter?

  Peter从地上捡起包装袋扔进垃圾桶没有说话。

  『真遗憾你没去osborn的怀里,昨天挺冷的,不是吗?』Tony向冰箱走去,拿出一盒甜甜圈,他翻起眼睛看儿子

  『没有,不是很冷……』Peter挠挠头,小声嘀咕。

  Tony拿着他的一盒甜甜圈,转到Peter面前,把盒子塞到Peter怀里,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『…爸。』peter怯怯的低声道,『你真的不同
意我和Harry?』
  『Aye.只要我还是你爸。』他咬了一口甜甜圈,含糊的说,『当然你也可以不认我这个爸。』
  Tony心里并不确定Peter会不会忽然想不开,他说出这句话时,心里也在暗暗打鼓。
  Peter没有立即回话,Tony以为他不愿意在讨论这个问题,他放下甜甜圈盒,准备下楼工作。

『…如果我们分家……』Peter小声的说,『你就不会再阻止了吧?』
  Tony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转过头,直视着Peter忽然明亮起来的眼睛,『…当然……』
  说完他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。
  Peter缓慢的站起来,他不再说话,绕过Tony进了电梯。
  Tony
 死要面子 stark也没阻止他,他站在客厅,看着Peter拎着自己的箱子走出了门


 他从来都宠着那个孩子,即使他不是自己的亲儿子。他对他的容忍和爱护谁都很清楚。
  而今天,那个他从小呵护到大的孩子为了另一个男孩,看也不看他的走出大门
  Tony扯着自己的头发,他望着Peter离开的方向。
  白眼狼。他用揉太阳穴的姿势来掩饰通红的眼角。
白养你了。
  他在地下室哭了一夜,Peter也同样不好受,他在路上给Harry打了电话。
  男朋友虽然很惊讶,但还是很速度的开车来接他。


  一路上脑子里都是懵的,他为什么会这么莽撞的搬出家门?
  Tony对他好,给他的所有都是最好的。他记得那个男人的所有奇怪而又挑剔的习惯。
  他吃饭不喜欢豆芽,还有土豆,青菜合胡萝卜他其实是吃的,但就是得Steve半哄半逼着才别别扭扭吃两口。他不喜欢喝汤的时候喝到花生米,他的甜甜圈其实都藏在地下室属于dummy的角落里,他嘴上说讨厌超市,讨厌锻炼,但在没人跟的时候,他会去超市转转,他好像很喜欢那种气氛,在地下室的时候,他也偶尔练练手臂。
  Tony对他的爱护谁都清楚。

Peter怔怔的坐在Harry车的副座上,他没听清Harry在说什么,他没法把自己从和麻麻的过去揪出来。

晚上,Peter和Harry呆在一个房间。这里同样的豪华,什么都有。他把手放在床头柜上,和大厦不一样的触觉。

他想Tony到半夜,眼泪打湿了Harry的枕头,他不敢发声,怕把Harry吵醒。

 

Steve同样搂着Tony到天亮。


  好几天,Peter都没缓过神,他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回家,但他又怕Tony把他赶出来。
  他和Harry在四天里布置好了关于婚礼的一切。
  Peter给Tony和Steve留了第一排的中间座位。
  Tony是不可能坐到边缘去,他习惯也需要引起别人注意。

  
  
  请帖派完了,就剩Tony和Steve的了,Peter拿着请帖痛苦了一天,终于决定自己去了。
  晚上正是纽约最热闹的时候,Peter骑着自行车到stark大厦。
  Friday为他打开了门,Peter忐忑的走了进去。
  客厅没人,他喊了两声,偌大的屋子里回荡着他的声音。以前咋没觉得这么瘆人?Friday打开走廊的灯,无声地用灯光给他引路。

  Tony就坐在他的卧室里,Steve不知道去哪了。
  Peter小心地推开门,Tony坐在床上看着他。
喉咙涩涩的,他还是强忍着哽咽,『妈……』
  Tony没有改正他的叫法,『过来Peter。』他拍了拍床,『来这儿。』
  Peter乖乖坐在Tony旁边,『你怎么来了?』Tony反常的温柔。
  『我…妈,我要结婚了。』
  Tony毫不意外的点点头,『我知道。』全纽约城的人都知道stark的儿子要和Oscorp的前CEO结婚。
  『我来…我是来送请帖的。』Peter从口袋拿出揉的皱巴巴的请帖,『你和爸,我在最中间给你们留了位置。』
  Tony接过,仔细的看着他儿子的结婚请帖。

“Thanks.”Tony把两份请帖扔在床上。
  他以前可从不接别人递来的东西,也不会浪费时间去看那些请帖。
  可他都为Peter做了。
  这次碰面很平静,双方都没有提那次的分家。
  Tony甚至送Peter出了大厦。
  这不是说明事情在变化么?Peter心情不错的想着。

  

 

 

 

6

  灌下一杯咖啡,TONY并没有觉得好多少。

  “TONY?”STEVE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床上的两份请帖,“PETER来过了?”

  Tony点点头。【你到底在担心什么?我觉得其实你也不至于那么讨厌那小子,对吗?】STEVE搂着TONY,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。

【担心他通过我的儿子套出我公司的所有底细。到时候我就人财两空了。】TONY此时异常的严肃。【他不会的TONY。】STEVE觉得自家老婆的脑洞上天了,这让他笑出了声。【Hey!COME ON!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大兵!】TONY用力捏了STEVE的手臂,虽然STEVE并不觉得疼。

【你等着吧。】

 

一个星期后,婚礼如约举行。到场的除了像布鲁斯这样的商业巨头,克拉克这样的记者,更多的是一些朋友。

GWEN见到老友很热情的给了他们热烈的拥抱。【我真不知道像你是怎么泡到HARRY的。】她永远不会忘记调侃PETER。

【HARRY,我有些紧张……】PETER想问为什么别人结婚的时候看不出半点紧张?他现在说话的声音都抖得不成样了一会儿怎么办啊!【这没什么,PETE。】HARRY坐到PETER身边安慰他。【你知道吗,这裙子很适合你,虽然没怎么化妆但是……额,我是说今天的你看起来美极了。】PETER看着HARRY不停地在搓手【嗯…结婚了以后我想和你去度蜜月。好吧,每对新人都会这么做…我觉得法国不错,当然……】HARRY捂住PETER的嘴,显然,他并不想听PETER说这些。

【我觉得你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,我一会儿再来找你】HARRY提着他的裙子很吃力地走出新郎的休息室。【我讨厌这条裙子。】HARRY翻了个白眼。

【OH MY GOD!他美呆了!】PETER捂着脸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他的脸红到像要滴血。

【TONY,为什么这里没有小甜饼?】CLINT一脸忧郁的看着在吃甜甜圈的TONY,【不要问我,去问HARRY。】TONY又往嘴里塞了一个甜甜圈。【TONY。】STEVE很友好的赶走了CLINT【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是叫他HARRY了是吧。】

【是又怎么样。】TONY觉得之前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白痴,他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【就他那个小公司又能对我这个天才有多大的威胁呢?哈哈哈还是我厉害。】TONY 觉得自己屌屌哒 STARK的真实内心。

【不过他最真贱,这点真让人讨厌。】TONY舔舔嘴唇。【你也知道这很讨厌啊。】STEVE绝对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的,他可不想跪盾牌。

【是不是快开始了?】TONY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,没错就是那块,他可不愿自己心爱的儿砸在婚礼上受到什么不必要的伤害。

婚礼可没有他想象中的危机四伏。

露天的草坪,一旁的乐队奏出一点也不好听但是流传了几百年的乐曲。

  osborn家的小混蛋一点没有以前嚣张的样子,他穿着白色的婚纱,笑的幸福又羞涩,头发柔软的贴在秀气的脸旁,灰蓝色的眸子带着笑意,他环视所有看着他们鼓掌的宾客。手臂挽在Peter的手臂上。

  Peter是stark家的小王子,他的穿着只会比Harry好。

  两人都穿着白色的衣服,Peter修剪合身的西装很好的勾出他挺拔而修长的身材,他的头发梳了起来,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,他不像Harry一样随意,身体绷的紧紧的,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的神父。

  全身是劲又没处使那多余的力气。

  伴娘Gwen捧着红酒站在台上,两个stark生产的花童机器人不停地把花瓣撒向这对新人的上方。他们走过的地方,落满了新鲜的粉红花瓣。

  他们慢慢走过一排一排的宾客,宾客们不停的鼓掌,甚至还有的捂着嘴笑着哭了出来。

  他们太过美好,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物。

  Peter一直用余光扫过每一个客人。他看见他的Pepper姨眼眶发红,眼底还有着透明的液体;他看见Clint一边笑着鼓掌,一边试图不张嘴和他旁边的Natasha说话;他看见哥谭小公主Bruce用鼓掌的手的手肘去戳向他倒来的Clark;他也看见Bucky翻着眼睛去望放在桌子上的水果。

  他经过第一排的时候,看见了他嘴硬却给他世界上最柔软的爱的麻麻,和从小都教他熟背公民公约并监督他做到的粑粑。

  Tony侧着坐在了椅子上,这样更方便他看着儿子和他自己选择的可以共同度过一生的人,在众神和众位宾客的祝福下,缓缓走向一个男孩的尽头——他要有家庭了,他有妻子,很快就会有儿女。他会在瞬间变得成熟起来,从此以后,他就不是一个任性的男孩了,他将真正成为一个男人。

  有责任,有担当,懂家庭,懂忍让。

  他从小看到大的男孩啊, 他生活的一点一滴他都记得。Tony曾经以为Peter还没真正长大,他以为Peter不会为了他心爱的男孩和他分家,他那时不认为Peter有那样的担当。

  但Peter的确那么做了。

  他离开了5天,在第5天晚上他送来了婚礼的请帖。

  Tony也想了很多,他总是一慌张就开始习惯性的胡思乱想。

  Harry可能只是为了Peter的身份,他可能在婚后利用完他心爱的男孩,就随意把他丢在一边,他甚至可以以个很简单的借口来否认Peter的存活……

  Tony不想承认但他清楚的在心里知道,他太怕这个了……他只有这么一个男孩,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了。他从小让Peter享受比别人好上不知几百倍的生活,不单单是物质上的。

  他在公园遇见了Harry,不得不说他当时感到厌恶,于是他离开了。后来他也有过仔细想过,实际上半夜去找睡在外面的男朋友,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。

  他确定Peter没有告诉任何人。他有在他的手机上安装一些小东西,他甚至知道Peter的每通电话,每条简讯。

  但他见鬼的没发现osborn就是Peter的爱人。

  他开始犹豫,开始试图接受Harry,容忍他的嚣张傲慢。

  只要Peter高兴,只要他幸福。

  眼睛开始莫名的涩起来,Tony又看了一眼紧张的好像在上课的Peter,转过了头。

  他稍稍抬头,不让眼泪流出来。真没用啊Tony,不就是要离开你么?

你儿子会幸福的!

  你哭什么?

  TBC

有点乱hhhhhh我知道你们不会介意的。嘻嘻嘻

评论(4)

热度(23)